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园地 » 文学翻译 » 译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诗集的中国诗人柳向阳:她对翻译精准度要求很高

译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诗集的中国诗人柳向阳:她对翻译精准度要求很高

发布日期:2020-10-10      阅读数:72 次
今日(10月8日)19:00,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她的获奖理由是“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在美国的格丽克此刻心情的激动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在中国,还有一个人因为她的获奖而感到无比激动,他就是翻译格丽克诗歌最多的中国诗人柳向阳。
“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因为格丽克从来都没有在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单’中,村上春树他们是一直都在这个单子上的。”柳向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从2006年开始,最初柳向阳只是因为喜爱写诗,喜爱格丽克的诗,才开始试着翻译。“格丽克诗集在中国出版之初有点难,一是国内关于翻译的诗集不好出版,二是她在国内也没有什么名气,好在出版的时候比较幸运。”柳向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曾经跟格丽克沟通,想要出版诗选,但她不愿意,她希望柳向阳能从《阿弗尔诺》《七个时期》等新诗集起,倒过去翻译她以前的诗集。目前,柳向阳已经独立翻译出版了《月光的合金》,与范静哗共同翻译出版了《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两部诗集。“我只能算得上翻译格丽克诗歌最多的人,范老师很专业,翻译水平很高。”
柳向阳说,他和格丽克通过邮件来往,相处十多年来,交流最多的是关于翻译诗歌的美,比如说原诗中“sister”,柳向阳翻译成了“妹妹”,格丽克就会告诉他,这个应该是“姐姐”,非常具体。柳向阳回忆起在翻译时,格丽克的好友、耶鲁大学教授宋惠慈也帮助审读了译诗。“我遇有不确定之处,则向她请教,后来又将她的部分回复译出,作为译注,并标明‘作者解释’。”而格丽克也会专门在她原文的某些词句中打圈,询问柳向阳这个位置是如何翻译的,“她就是担心我哪里搞不清楚,她对翻译的每一个字词都非常认真。”柳向阳说。
《诗刊》社主编李少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由于翻译家柳向阳的出色翻译,露易丝·格丽克的诗歌在中国诗歌界广为人知,我同意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她的理由,‘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这样的品质如今非常难得,情感洋溢于日常生活,平静的叙事蕴含诗意,她的诗歌,既有抒情,也有叙事,更有人生叹息,咏叹调一般蔓延于尘世。”
的确,格丽克有自己对于诗歌的独特认识,在柳向阳翻译的格丽克诗歌随笔集《证据与理论》中,她写到:我并不认为更多信息总能让一首诗更丰富。吸引我的是省略,是未说出的,是暗示,是意味深长,是有意的沉默。那未说出的,对我而言,具有强大的力量:经常地,我渴望整首诗都能以这种词汇制作而成。它类似于那看不到的,比如,废墟的力量,已毁坏的或不完整的艺术品。这类作品必然地指向更大的背景,它们时常萦绕心头,就因为它们不完整,虽然完整性被暗示:暗示另一个时代,暗示一个世界,让它们置于其中就变得完整或复归完整。
“作家的根本体验是无助。”格丽克拿生孩子来比喻这一想法,她说,作家是参与者,让事情更顺利:是医生,是助产士,而不是那个母亲。
◎露易丝·格丽克诗选
《乳酪》
世界
曾经是完整的,因为
它已破碎。当它破碎了,
我们才知道它原来的样子。
它从未治愈自己。
但在深深的裂缝里,更小的世界出现了:
人类创造了它们,这是件好事;
人类了解它们需要什么,
比神更了解。
在休伦大道,它们变成
一片商店;它们变成
“鱼贩子”,“乳酪”。无论
它们是什么或卖什么,它们
作用相同:它们
是安全的幻象。像
一个静止的地方。那些店员
像父母亲一样;它们似乎
生活在那儿。总的说来,
比父母亲还慈祥。
许多支流
流进一条大河:我有
许多生命。在这个暂时的世界上,
我站在果实所在的地方,
一箱箱的樱桃、柑橘,
在“海丽花店”的花束下。
我有许多生命。注入
一条河流,河流
注入一片大海。如果自我
变得无形,它就消失了吗?
我成长。我活着
并不完全孤独,孤独
但不完全,陌生人
在我周围涌动。
这即是大海之所是:
我们在隐秘中存在。
此前我有过许多次生命,一簇花朵
各有花茎:它们成为
一件事物,被一条丝带从中间扎起,丝带
显现在手的下面。手的上面,
是枝条舒展的未来,花茎
止于花朵。还有紧握的拳头——
那应是当下的自我。
《习惯法》
我们是怎样陷入爱情的,这令人好奇:
要说我的情况,彻底地陷入。彻底地,而且,唉,经常——
我年轻时候就是这样。
而且总是和相当孩子气的男人——
不成熟,忧郁,或是害羞地踢着枯叶:
巴兰钦风格。
我也不曾看出他们是同一个家伙的变型。
而我,带着顽固的柏拉图主义,
我的偏执让我每次只看到一个家伙:
而否定了任意的一个家伙。
但仍然,我年轻时的那些错误
让我毫无希望,因为它们反复出现,
习惯成自然。
但在你身上,我感到了某种超出原型的东西——
一种真实的豪爽,快活,爱这个世界,
完全与我性情相左。值得赞扬,
我许身于你,祈愿自己好运。
彻底地祈愿,以那些年一贯的风格。
而你,以你的智慧和残酷
一步步地教导我:那个词毫无意义。
习惯法(unwritten law):又译不成文法,与成文法相对,指以习惯为基础而获得合法地位的法律。
巴兰钦(George Balanchine,1904-1983):俄裔美国芭蕾舞导演和舞蹈动作设计者。
《诗》
在傍晚的开始,就像现在,一个男人正弯身在
他的写字桌上。
缓慢地他抬起他的头; 一个女人
出现,携带着玫瑰。
她的脸浮向镜子的表面,
装饰着玫瑰花茎的绿色梯级。
这是受苦的
一种方式:把透明的纸页常常
举到窗户上直到它的脉络显现出来
像最终用墨水填满的词语。
而我指的是去理解
什么把它们缚在一起
或者去被黄昏牢牢控制的灰房子
因为我必须进入它们的生活:
这是春天,梨树
覆盖着一层细弱的,白花的薄膜。

来源:红星新闻 记者: 邱峻峰、曾琦 日期:2020年10月8日

编辑:李洁

心译翻译工作室

英语翻译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