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译者名家 » 举足方知尽道场(一)

举足方知尽道场(一)

发布日期:2020-06-04      阅读数:50 次

 前言
这些年来,一直有朋友问我,你的英语这么棒,咋学的啊?首先,请允许我说一句,I’m flattered! 学,然后知不足;越学就越觉得山外有山,永无止境。
关于自学语言和翻译的经历,早年也写过一些零零碎碎的文字,但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系统性的阐述,主要有两方面的担心。一怕经验不足,担心无法有的放矢,全面深入地答疑解惑。二怕个人情况特殊,担心对学习者产生误导。最近又听到同样的问题,我不好推脱,便答应了下来,决定分五个部分进行论述。第一部分描写我早年接受基础教育的情况。第二部分回顾自己早期学英文的过程。第三部分讲述自己从事翻译工作的经历。第四部分探讨自己对未来译者发展方向的设想。在第五部分,我计划邀请几个同行小伙伴加入探讨。前四个部分包含我个人的拙见,因水平有限,定有谬误,望多多指教。同时希望本文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对自己也是一种鞭策和反思。

一、基础教育
回想自己学习语言的经历,脑海中浮现出一台方头方脑、砖头大小的录音机(当时俗称“砖头块”录音机)。我隐约记得机身上部是灰色的,黑色底座,前边有六个酷似琴键的按键,五个是黑色的,一个是红色的。中间有一扇深咖色半透明的“天窗”,按下一个黑键,“天窗”前部打开,露出磁头等机械装置。从我出生起,这台录音机就开始没完没了地播放故事和音乐。磁头被磨平了,换个新的,继续工作。等我长大一点,它成了我学习古诗的玩伴。放一盒空带进去,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键,机器便发出“嘶嘶”的响声。录音开始了。我一遍遍地“输出”,它一遍遍地“输入”,然后我俩变换角色,它“输出”,我“输入”。当时由于喉部和口部肌肉紧张,每次录音都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但通过反复练习,我记住了一些简单的唐诗。除此之外,还有一盒幼儿英语磁带,父母偶尔也放给我听,印象最深的是“安特(ant)”“碗(one)”“吐(two)”等等。

除此之外,我不到一岁时,父亲就开始订阅《婴儿画报》,和母亲一起利用空闲时间讲给我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婴儿画报》变成了《幼儿画报》和《儿童画报》。在父母发现我会识字之后,他们买来了一套学习拼音的有声教材(书+磁带)。如果说在此之前,我的早教经历和那个年代的大多数小朋友相差无几,那套拼音教材则开启了我独特的自学之旅。
我的父母生于农民和工人家庭。由于历史、家庭等原因,他们错过了接受高等学校教育的机会,中小学阶段也没读过几年的书,自身文化底子薄,但他们的思想十分开明。面对不会说话、身体其他部位也无法做出有效反馈的女儿,他们没有放弃,不求任何回报地履行“第一任老师”的职责。他们不敢亲自教我,而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播放拼音磁带,根据磁带讲解的内容反复指书上的拼音字母,让我边听边认。也许是我对拼音文字天生敏感,也许是我无法像其他小朋友那样跑跑跳跳,摆弄玩具,总之我听着听着,就把拼音学会了,成功迈出了自学第一步。
7岁时,我以“旁听生”的身份进入当地学校二年级学习。不久,由于种种原因,我被迫离校。学校去不了,但教育不可终止。在去学校学习之前,我早已能独自阅读带拼音的小人书了。父母认为语文就是读书识字,加之家庭经济拮据,便只请了一位小学数学老师,由她根据我的学习进度批改作业,讲解难点,每周一次。
关于语文学习,我记得当时自己按课本上的要求背课文,记生字,写作文。我无法用手写字,只能默记生字的笔画笔顺,然后再联系语音语调进行认读。80 年代末,家里添置了电视。除动画片之外,最吸引我的是带字幕的节目——识字利器(至今我还保持着看字幕的习惯)。那时,我也喜欢看广告,并和自己暗暗打赌,预测哪一则广告会用到荧屏上所有的字。偶尔和父母出门,我也闲不住,将目光锁定在门市招牌上,看到不认识的字,就扭头看看父母。他们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立刻把答案告诉我。
写作文时,我口述,父母代笔。母亲文化程度较低,经常写错别字。父亲年轻时喜欢读书,可他知道我有粗心的毛病,每次他都会故意写错几个字,看我能否发现。1994年家中购置了计算机,实现拼音输入,这才把我和父母从写作文的痛苦中解救出来。
带着“脑瘫”去操作计算机的感觉,有点像一个平时极少读诗的人,却想把莎翁14行诗译成中文,或把李白的绝句译成英文。当年,我们家居住条件有限,第一台“电脑”被委屈地放在了客厅兼卧室的缝纫机台面上。我踮起脚尖,努力将身体凑近,集中全部意念,才能勉强伸开右手无名指和小拇指,带动肘关节和腕关节,瞄准键盘上的按键。“啪”地一声,抬头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字母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只得删掉重来。这是在身体状态好的时候。在肢体完全不配合时,我只能让父母代劳。
为了满足我学习的需要,父亲自学电脑软硬件知识,从运行DOS系统的“286”一路升级到多媒体电脑。我的手达不到操控鼠标的精准度,好在微软Windows考虑到残疾人使用的问题,设计了键盘鼠标和粘滞键功能。我操作起来依然很慢,但在电脑上,我能做练习,看讲解,学知识。最重要的是,它帮我实现了“写字”的愿望,为我的基础教育奠定了基础。

 

      来源:胡婧 日期:2020年1月10日

      心译翻译工作室

      英语翻译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