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语言翻译考试 » CATTI » 廿载光阴弹指过 未应磨染是初心——专访优秀自由译者许光亚

廿载光阴弹指过 未应磨染是初心——专访优秀自由译者许光亚

发布日期:2019-12-02      阅读数:27 次

刚接到采访许光亚的任务时,我对这个名字感到很陌生。来中心工作以来,只听说过苏相宜、田瑞雪、胡婧等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老典型”的译者故事,还从未听说过“许光亚”这位译者。于是,我上网搜了下“许光亚”三个字,只找到了许光亚两分半的自我介绍视频,有关他的报道更是寥寥无几。我不禁犯了愁。
看了许光亚的自我介绍视频,给我留下的印象有两件:一件是他的光头,又光又亮;另一件是他是CATTI考试的首位“通关者”,可以说是CATTI考试元老级的人物了。
后来加了微信,就和他聊了起来。慢慢熟悉之后,我了解到许光亚现在是一名自由译者,而在这之前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军人。
1981年5月,许光亚出生于陕西省宝鸡市一个普通的知青工人家庭,十四五岁时转学回到北京。1999年高考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现已并入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英语师资专业,2013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现已并入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MTI口译专业。2003年本科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某部翻译大队工作,读研期间曾在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实习,承担各类军事文件笔译、课堂同传、工作现场口译、高层会谈口译等工作。
工作16年来许光亚累计笔译逾百万字,翻译领域涉及医学、经济、军事、安全、机械、工程、车辆等。累计担任重大会议交、同传二百余次。国内外工作期间曾承担大量外事任务,为多项重大合作项目和军队级外事会议提供交同传保障,受到中外将领的一致好评。
梁启超说,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从1999年算起,许光亚在翻译这条路上已走过了20个春秋。在这20个年头里,许光亚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了青年,再由青年变成了沉稳持重的中年人,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翻译的热爱。
精忠报国梦
时光倒回到1999年。
1999年发生的一件大事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其中就包括许光亚的。
当地时间5月7日晚,当睡意开始弥漫在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的上空,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进入甜美的梦乡,殊不知危险却在悄然逼近。
来自不同方向的5枚北约JDAM(杰达姆)惯性导航制导炸弹划过黑沉沉的夜空,从12000米的高空无一例外地对准了中国大使馆呼啸而来。随着巨大的爆炸声,5枚杰达姆炸弹分别炸穿了两层的大使官邸和5层的大使馆。3名中国记者当场遇难,炸伤数十人,造成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建筑严重损毁。
世界震惊,中国怒愤。而美方的解释,不过是一场小小的“误炸”。
此时的中国,受到伤害的民族自尊心,以屈辱的方式被唤醒了。全国多地爆发了大规模反美示威活动,无数的学子、爱国人士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等各省省会以及大城市,群情激奋的抗议人士焚烧美国国旗,打破使馆窗户并砸毁使馆车辆,爱国反美情绪达到顶峰。
      许光亚的爱国热情在心中燃烧,国家受到的屈辱让他义愤难平。面对一个多月后的高考,他和当时众多的热血青年一样,毅然决然地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报考军校。他要当一名军人,他要报效祖国!
“大使馆被炸这件事对很多人的影响都很大,”许光亚平静地说,“当时很多青年都很热血,都想找到一个途径去报效祖国。我的很多战友都是受这件事影响才考的军校。”
当时的军校有两所:一所是当时的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另一所是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有着“军事外交官的摇篮”的美誉,培养了大批和军事外交工作相关的优秀人才。“很多驻外的武官都是出自这所院校。”许光亚说。
“军事外交官的摇篮”这样的美誉对18岁的许光亚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一心报国的他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当时的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
“外地这所军校既有自己喜欢的英语专业,又有成为军事外交官的可能性,于是就想尝试一下。”许光亚如是说。
军校之旅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许光亚有些激动,也有些期待。激动的是自己竟被大学录取了,期待的是自己可以开始一段全新的、充满未知的生活。带着一腔的报国热血和对江南的种种期待与好奇,许光亚背起行囊跳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
初到军校的新鲜感被军校严格的管理洗刷殆尽。每周一到周五,学员们早上6:30起床,无论刮风下雪都要出早操,进行队列训练,站军姿,回来要打扫卫生,把军被叠成豆腐块,然后再去上早自习,早自习结束后去上课。下午也经常出操,晚自习从晚7点上到9点,10点钟准时熄灯,熄灯后时常会被哨声惊醒,从被窝里爬起来进行紧急集合。用许光亚自己的话说,“那是我们所有人贯穿大学四年的一个噩梦”。
在军校,政治是第一位的。军校的课程除了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普通高校都有的内容外,还会有一些军校的特色课程,比如军事地形学、反泄密教育、反间谍反侦察等军事课程。
除了上课,学员们每天还要完成大量的体能训练,各种各样的训练贯穿了他整个大学四年。“我们这些高考入伍的学生与连队考上来的特种兵比,身体会显得特别弱,所以从军训开始,军校的要求就和普通高校不一样,普通大学可能一两个礼拜就完事了,我们是将近三个月的军训而且还特别严格。”许光亚说,“都是按照基层部队招收新兵那样的标准来要求的,训练是按照阅兵的标准完成各种军事、队列动作。”
许光亚回忆,自己当时的学习条件十分艰苦。“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手机和更多的学习工具,教室里也没有公用电脑。我们有的就是书本和收音机。那个时代就是这样。”
学习在这里是强制的,因为没有任何娱乐可言。周一到周五必须上早自习和晚自习,在这段时间内,除了在教室就得待在图书馆,乱跑被纠察查到的话就得通报批评。晚上熄灯后许光亚会抱着收音机听一小时BBC或VOA。“我成绩还可以,但不算学霸,我们队学得最狠的一个学霸,练听力把耳朵练流血了。”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许光亚说,自己是个玩儿心很重的人,正是军校这四年严格的管理让自己“被迫学习”,才没有荒废四年的大学时光,让每一天都在为梦想扎扎实实地努力。“很感谢这段日子,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在武装越野我体力不支时战友帮我背背包的情景”许光亚动情地说,“20年了,历历在目。”
许光亚不知道,更大的挑战还在未来等待着他。
游戏的诱惑 
2003年,许光亚从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某驻京部队翻译大队,从事口笔译工作。虽说都是在部队,但是工作后他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四年的军校生活让他有些厌倦,每天单调如一的学习生活让他对自由有了更多的渴望。“整个人就跟刚放出来的一样”许光亚笑着说。
白天做笔译,下班后许光亚会直奔网吧打自己最爱的CS,直到太阳慢慢沉下山去,直到星星眨着眼睛点缀在夜空,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直到第一缕晨光划开夜幕。
每天如此。
他沉迷在自由带来的畅快淋漓中不能自拔,在游戏的诱惑中渐渐沉沦、无法抽身。时间像指缝中的沙一点一滴地流走,抓不住,回不来,也停不下。
忽然之间,六年过去了。
王小波曾在《黄金时代》中写道:自我摧毁是有快感的。所有的下坠行为都伴随着快感,摔破一个罐子,与长时间塑造和建设一个罐子,前者让你享受到更为强大的自我妄想。
六年的时间,许光亚把自己摔得粉碎。既没有精进专业技能,更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只有每天都沉浸在游戏带来的满足中才能暂时忘记对未来的迷茫和困惑。与其说堕落,不如说他一直在逃避。不敢面对现实,更不敢面对未来。只想在浑浑噩噩的日子中得过且过,直到有一天许光亚知道了CATTI考试的存在。
09年,许光亚所在单位的一个小语种翻译,拿下了CATTI英语三级笔译的证书,并把证书拿到了单位。大家呼啦一下子围上来争着抢着观看证书到底长啥模样,证书在每个人手里不停地传递,看着别人证书的许光亚心里不禁既惊讶又羡慕。“当时觉得很高大上,感觉那个小红本本在发着光”许光亚笑着回忆,“一开始考下英语CATTI证书的反而不是我们这些英语翻译,而是小语种翻译。虽然他考的是三级笔译,但对我们这些英语翻译来说心里的冲击还是有的。”
是谁说过,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许光亚迅速上网查了一下CATTI考试的通过率和通过人数。“我对这个由当时的人事部颁发、通行全国且难度极高的证书的感觉,简单地说就是遥不可及。”许光亚说。出于好奇,他查阅了从2003年开始的通过人员名单。在查到05年的通过人员名单时,许光亚愣住了。英语二级口译考试的通过者名单上赫然写着他本科时两位同学的名字!“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时震撼的感觉,对当年水平相近的同学已经精进至斯的佩服、对自己虚度时光的悔恨、失落和挫败感,甚至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的无力感混杂在一起。”许光亚百感交集地说。
如果说小语种同事的三笔证书只是让许光亚有些羡慕,那本科时的两位同窗通过了二口却让许光亚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内心的自强与进取心开始在身体里复苏。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
许光亚醒了。
“那时候全国也没几个过二口的人,这两位同学本科时和我水平差不多却都过了二口,自己现在还两手空空。”许光亚说,“如果继续沉迷于游戏,我将永远无法实现本科时做同传的梦想。”
从这时起,许光亚决定开始漫长的恢复过程。
醒悟后的触底反弹
人一旦堕落,哪怕是短暂的几年,上帝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收走你的天赋和力量。
荒废六年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除了工作中被动地积累了一点专业知识和笔译经验外,此时的许光亚几乎一无所能。听力和口语更是比本科时差了一大截,而最严重的是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本科时的那种专注力。
当代著名学者周国平说过,世上许多事,只要肯动手做,就并不难。万事开头难,难就难在人皆有懒惰之心,因为怕麻烦而不去开这个头,久而久之,便真觉得事情太难而自己太无能了。于是,以懒惰开始,以怯懦告终,懒汉终于变成了弱者。
许光亚不甘做一个弱者。经过仔细地考虑,他决定把自己当成初学者,从CATTI三级笔译考起,循序渐进,每过一级再确定下一个目标,就像游戏中的打怪升级一样。
确定目标以后,许光亚买来CATTI三级笔译的参考书,简单翻阅之后,他确定了自己的学习方法:先自己翻译一篇参考书上的原文,之后再花一到两天对照参考译文吃透这篇文章。由于之前多年沉湎于游戏,他的自制力和专注力都很弱,所以开始自学的头一两个月很不顺利,需要不停地鞭策自己才能忍住玩游戏的冲动。好在挺过最初的两个月后,情况逐渐有所改善。他慢慢能沉浸在翻译的乐趣当中,在每篇文章的翻译和对照参考译文的过程中体会到自己一点点的进步。“更重要的,是整个人的学习状态和自信心的回归。”许光亚说。
虽然由于工作原因这样的状态有过中断,但在2009到2010年5月期间他基本保持了这种“做练习—对照译文—体会提高”的节奏。每天下班后他都坚持学习1~2个小时。2010年5月,他参加了三级笔译考试。7月份查到了成绩,通过了。
三级笔译的通过无疑给了许光亚很大的信心,他迅速定下了考取CATTI二级口笔译的目标。他买来教材和参考书,并在论坛上查到了很多模拟题。认真分析了二级笔译参考书和真题后,他发现二级的难度和题量虽然都增大了不少,但自己原来的复习方法还是可行的,可以用备考三级笔译的方法备考二级笔译。但是自己口译太差,还是有人带着入门会更好一些。于是许光亚咬了咬牙,花了两个月的工资报了一个二级口译培训班,周六日上课。
“此时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口译上,再加上我的本职工作就是科技笔译,所以笔译练习的频率就减为每周一篇,《政府工作报告》等中国特色的内容准备也通过口译来切入。”
口译课程从2010年10月断断续续上到了2011年4月,从零开始学习口译让许光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从最基础的口译笔记符号学起,通过练习不同领域的材料慢慢提高口译能力。在培训班上课的半年时间里,周六日每天7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让他疲惫不已。平时工作日不忙的时候,他还会把周末上课时老师给的材料拿出来反复练习。除此之外,每天还会跟读一个小时的CNN或BBC,之后再花一小时用China Daily做视译。
就这样到了2011年5月,许光亚怀着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第一次参加了二级口译考试。虽然之前做过大量练习和参考书上的模拟题,但实际考试的难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最终以38分的惨败告终。
在坚持中逆风翻盘
38分的成绩还是出乎了许光亚的意料,但他异常冷静地分析了原因并得出结论:第一、自己之前荒废的时间太久,想通过半年的练习就通过二级口译考试本身就是奢望,没考过实属正常;第二、口译虽然需要天赋,但练习量才是决定性的。考试本身的难度不会变,而水平可以通过训练而不断提高,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考过;第三、初次考试时的紧张影响了发挥,自己的实际水平应该没有38分这么低;第四、之前的口译练习方法需要调整。就这样,在初次考试中惨败的他反而更加坚定了信心,继续朝着二级口译的目标努力奋斗。
真正努力的前进者,不会把时间耗费在负面情绪上。许光亚把失败后的挫败感转化为了切切实实的行动:从2011年7月开始,他每天减少了口译练习量,增加了听说读写的练习。在短期内强化对《政府工作报告》类中国特色内容的熟悉程度,针对二级口笔译的汉英部分进行准备;每天固定看一篇Economist或Financial Times的文章,揣摩政经类英文的用词和行文风格;专门找自己之前不习惯的英式发音音频来听,提高对英音的反应能力;单位开会的时候,用口译笔记符号记录领导的讲话……这样的学习又持续了三个月。2011年11月,他同时报考了二级口译和二级笔译。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他同时通过了二级口笔译考试,虽然口译实务得分是整60,压线通过。
2012年5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许光亚参加了一级笔译考试。7月份成绩公布,又通过了。“通过这次考试与其说是翻译水平的体现,不如说是平时积累的成果和幸运的因素。英译汉考的是基辛格的《论中国》,涉及一些《孙子兵法》的思想。我单位的一位翻译水平很高的老同志此前一直在尝试用现代军事英语的风格翻译《孙子兵法》,我也经常向他请教,了解了一些《孙子兵法》的原文和英译,算是无意中为一级笔译英译汉做了准备。汉译英则更巧,考的是敦煌鸣沙山月牙泉的典故。而我在半年前刚去过那里旅游,在每个景点都把宣传材料上的英文读了个遍。因此考题中那些景点的英文名我几乎是背出来的。这算是我在历次CATTI考试中最幸运的一次了”他谦虚地说道。
此时的许光亚已经31岁,离很多学校口译专业35岁的录取年龄上限不远了。而此时他还剩三个目标:一级口译、同声传译和考研。由于年龄上的原因,他把考研作为首要目标,兼顾一级口译和同传考试。为了了解同传考试的难度,他报名了2012年的同传考试。果然,没受过任何同传训练的他在考场上毫无招架之力,几乎是张口结舌地完成了整场考试,最终只得了32分。经过这次失败,他对同传考试的难度有了切身的认识,也更坚定了上研的决心。 
2013年1月考研结束后,许光亚又花了半年的工资报了一个同传口译班。学制依然是周末班,周六日每天七个小时左右,从2013年3月开始持续了约三个月。初学同传的过程和当初学交传一样痛苦。而且由于同传的性质,这次的痛苦要集中、剧烈得多。在绞尽脑汁地试图听懂原文并翻译的过程中,许光亚真实地感受到了由大脑中心向外扩散的剧痛。工作日单位不忙的时候,他仍继续坚持翻译训练。不过很快他就发现,由于同传训练的强度太大,在单位的工作环境中很难专心练习。于是他调整了方法:除了吃透周末上课时练习用的材料之外,不再做新的同传练习,而用其他的办法来提高同传能力;在跟读CNN或BBC时,他有意加大了跟读间隔,并尝试在脑中进行中文总结;练交传时,慢慢延长原文的时间,把自己的记忆力逼到极限;做视译时,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不断提高视译速度,增强自己做同传的反应能力……这些原本意在同传的练习却取得了无心插柳的效果:他顺利通过了2013年5月的一级口译考试。
“现在回想起来,能够通过一级口译考试一方面是由于练习的结果,另一方面是由于那次考试用的是美式发音,这对于听了十几年美音的我无疑是个巨大的利好。从2011年11月到2013年5月的一年半中,我虽然降低了练习的强度,却基本没有中断过。然而我的一级口译实务也只有62分,跟二级口译的60分相差无几,这也证实了一级确实要比二级口译难得多。”许光亚说。
2013年6月,许光亚顺利通过了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复试,并于8月底正式入学。与培训班相比,学校的口译教学系统性更强、分类更细、难度更大、练习量更多。同传课除了每周要交两份教材上的作业之外,还要用TED的材料自己练习;交传课则要求紧跟外交部和国防部网站,将时事热点和发言人的立场烂熟于胸;视译课为了增加难度,经常使用联大发言的材料来做练习……在阔别校园十年之后,已过三旬的许光亚经常做作业要做到十二点,第二天又是一上午的高强度训练。这样的生活贯穿了他整个研一。研二时,学校安排MTI学员到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实习,在此期间他进行了大量课堂同传、高层会谈交传实践,口译水平得到大幅提高。
2014年11月,许光亚报名参加了同传考试。“主要目的是想检验一下同传周末班和研一、研二两年的学习、训练成果,再会一会这个两年前让我张口结舌的魔鬼考试。”许光亚笑着说。
这一次,他的努力与付出没有白费,以65分的成绩成功通过了这个曾经让他“张口结舌”的魔鬼考试。
努力永远都不晚
时间就像一张网,你撒在哪里就收获在哪里。同样是六年的时间,许光亚却有了截然不同的收获。他感慨地说道:“是CATTI把我从游戏中拉回了现实,也是CATTI始终指引着我努力的方向,对此我一直心怀感激。”对他来说,CATTI考试的这段经历是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印记,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明白:努力永远都不晚,努力也永远不能停。
现在的许光亚是一名自由译者,但忙的时候仍然十分辛苦。他告诉我,如果接到会议任务,自己要做的准备工作有很多。比如会议开始前3~4天,要查找相关领域的知识、记单词、搜索音视频资料等;会议开始前1~2天时,要视译各类会议演讲稿、PPT,搜主要嘉宾的音视频资料并做同传练习。“有时会议材料前一晚才给,所以材料经常会看到半夜。”许光亚说,“凌晨三四点睡也有可能。
我问他:“做翻译这么辛苦有没有后悔过?”
“没有。”许光亚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就是喜欢,觉得把一种文字翻译成另外一种文字是一件特有意思的事儿。”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热爱翻译的奋斗者忙碌的身影,直到繁星点缀在寂寞的夜空,直到晨光熹微,直到时间静止,定格在青春时代热血的梦想。
在我看来,一个人一生能做着自己喜欢和热爱的工作是一种幸福。就像高晓松说的:“等我把所有喜欢的事情都做了,才能勇敢地数着日子,等着永逝降临。”对许光亚而言,喜欢的事情就是翻译。如此简单,如此平凡。
采访的最后,我问许光亚:“有什么话要对CATTI考生说?”
许光亚只回答了两个字:坚持。
我点点头。
是啊,天才无非是长久的忍耐。人生最难熬的那一刻只有熬过去,才会迎来崭新的生活。这也是许光亚用行动向我们证明的一点。就像《追梦赤子心》中所唱的那样: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也许我没有天分
但我有梦的天真
我将会去证明 用我的一生
也许我手比较笨
但我愿不停探寻
付出所有的青春不留遗憾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来源:CATTI考评中心 日期:2019年11月29日 作者:中国外文局翻译专业资格考评中心考务二处考务员杨依依

      心译翻译工作室

      英语翻译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