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热帖 » 英译《红楼梦》作者大卫·霍克思的访谈

英译《红楼梦》作者大卫·霍克思的访谈

发布日期:2017-02-16      阅读数:1086 次

      



        “我都是老爷爷了,能给你谈些什么呢?

听说我人还在大英图书馆,戴维・霍克思(David Hawkes)老先生在电话里好像很犹豫。他似乎对翻译《红楼梦》的话题,没有特别的兴趣。他先是说译著已经出版多年,自己上了年纪,差不多与世隔绝,没有什么好说的,后来又说最近身体不大好,第二天还要去看医生。于是,我说:那么今天下午我从伦敦赶到牛津怎样?他迟疑一下,然后就说:那当然好了。

那是去年1123日早餐后,我检查电子邮件,意外看见博德里安图书馆中文部主任来信,说霍克思教授仍住在牛津,可以通过电话直接与他联系。这马上让我想起一天前在坎特伯雷大教堂附近小巷里,偶然买到的那本阿瑟・魏理1918年翻译的《中国诗170首》,还有他导言里提出的那个问题:中国有荷马,埃斯库罗斯,莎士比亚,或者托尔斯泰吗?我希望见到霍克思时,也拿这个问题来请教他。此前我在书评里,曾疑他译《鹿鼎记》一章却不署名,是不想让世人知道,他这位曹雪芹的译者,也有兴趣翻译金庸。

当我冒着霏霏烟雨,几经周折来到牛津他的家中,却发现年届八旬的霍克思老人,正在阅读一本中国小说。他说自己不研究当代中国小说,但觉得手上这本书写得还可以,有乔伊斯的风格

金庸的书呢?你翻译他是出于兴趣吗?

他的小说有娱乐性,读者很多,可我说不上有什么兴趣,没有读过他几本书。韦小宝的流氓性写得很成功,可他心性残忍,杀人如麻,我没法喜欢。他告诉我,1993年大女婿闵福德(John Minford)翻译金庸甚为忙碌,他闲着没事就帮个小忙,信手译出一章,不愿署名是因为不足挂齿
   
闵福德是霍克思执教牛津时的学生,1968年返校向老师建议,携手同译《红楼梦》。霍克思说,不巧的是那时我已同企鹅签约,要把《红楼梦》译出来,列在他们的古典丛书里。我只好对他说,如果他有兴趣,后四十回由他译,我译前八十回。俩人译速度可以加快,能早些把书印出来。他本人相信曹雪芹只写了八十回,但也不认为高鹗的续写就没有价值。1973年,《石头记》第一卷在伦敦出版。其后四卷,也在80年代前后相继问世。

弟子当然乐意从命,后来不仅成功合译出五卷本《红楼梦》,而且后来还成了老师的乘龙快婿。他在香港任教并从事中国小说翻译,去年5月还请他所在的岭南大学翻译中心,出资套色影印了霍克思翻译《红楼梦》的所有笔记。霍克思对之很觉满意,还特地为我从藏书中,找出这本大开本精装书:《〈红楼梦〉英译笔记》( The Story ofthe StoneA Translator’s Notebooks)。
    “
在你心目中,金庸是否和曹雪芹平等?

你说呢?他显然是在对这个不明智的问题皱眉头。

谈话中间,霍克思老是抱怨记忆不如以前。说到一些人名和书名,经常要我一同帮着想,才能回忆起来。但听到敏感提问,他回答的方式那么机智,让你不得不佩服他的敏锐思维和谦虚宽厚品格。闵福德的同事拿他翻译的《石头记》(他认为用英文直译红楼梦,会让读者产生悖于作者原意的联想),对比杨宪益、戴乃迭( Gladys
Yang
)合译的《红楼梦》,断言翻译的好坏,最易从两个不同的版本对比下鉴辨出来。杨宪益夫妇译《红楼梦》,呕心沥血,若无霍克思译本同时出现分庭抗礼,杨氏文彩不足的地方,常人也不易看出来。可是拿霍氏译文对照一下,不必专家也可看出杨译技逊一筹。我想知道他对杨译的意见,他却坦言自己不好意思对比,也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他相信杨和戴的翻译一定很认真,周围都是红学家,他们译的时候肯定很小心。戴乃迭是牛津第一个以研究中文获得学位的毕
业生,霍克思说自己是第二个,他读书时戴已离开。

霍克思二战期间进入牛津基督教堂学院,本应入伍参战,因体检没过关而免上战场。应战时之需,他由拉丁和希腊文专业改学日文,并一度出任英军日语教师,战后因对日语没有兴趣,转而研究中国文
学。1948年毕业后,借助燕卜荪教授的援手,他由海路旅行一个月,经香港到北京大学中文系留学,1951年秋学成返牛津出任中文讲师。他说:我在牛津时,同学裘克安就借给我一本《红楼梦》,当时一点也读不懂。后来在北大,也听过俞平伯的杜甫讲座,但没有意识到他是红学家。他一口浙江方言,我不大听得明白。他的翻译得益吴世昌的红学研究很多,因为吴是他在牛津的中文老师。他在北大研究屈原,返回英国后出版了他翻译的《楚辞》,另外也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印行过一本杜甫研究专著。

有人批评你的翻译吗?

怎么会没有?有人就说我用拼音翻译袭人的名字不对,可他译根本就不像人名。去他的,我才不在乎呢。他对旁人的指责并不在意。
   
他早在译序中声明,我恪守的一条原则是要把一切都译出来,甚至包括双关语在内。因为原书虽然……是一部未完成的小说,但却是由一位伟大作家用血泪写成,并反复修改的。因此我认为凡是书里有的,都有它的作用,所以总得要设法表达出来。我不能自认为处处都处理得很成功,可是如果我能够使读者得到我读这本中国小说时获得的乐趣的百分之一,也就不虚此生了。有了这样的信念,他怎会在乎别人的挑剔呢?

要告别时,深秋的牛津暮色已降,霍克思先生坚持陪我前往车站。他在路上告诉我,自己对中国古典文学依然兴趣不减,眼下还在译介元代杂剧,手头译的是《柳毅传书》。
 
       
来源:光明网 日期:2014813日作者:赵武平

心译翻译工作室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