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资讯 » 《射雕英雄传》四卷英译本出完,曾因翻译准确度引发讨论

《射雕英雄传》四卷英译本出完,曾因翻译准确度引发讨论

发布日期:2021-03-31      阅读数:340 次


众所周知,《射雕英雄传》是金庸“射雕三部曲”的第一部(另外两部是同样脍炙人口的《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由于篇幅过长,出版社计划将《射雕英雄传》的汉译英分四卷进行。在《A Heart Divided》之前,前三本《A Hero Born》(2018)、《A Bone Undone》(2019)和《A Snake Lies Waiting》(2020)已相继推出。书如其名,《A Heart Divided》讲述的是《射雕》最后的故事,大侠郭靖不得不面对带兵攻打故土的“心灵困境”。
2018年,由瑞典译者郝玉青(Anna Holmwood)翻译的《射雕》英译本首卷《A Hero Born》一经推出就收获如潮好评。《纽约客》评论称金庸的这部作品“作为华语文学世界的‘文化货币’,地位相当于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战在西方”,更有其他媒体将其比作中国的《权力的游戏》《指环王》。首卷的成功让出版商MacLehose Press决定趁热打铁,以每年一卷的速度进行翻译。
在这一庞大的翻译工程中,郝玉青主要负责一、三卷的翻译工作,而著名华人译者张菁则是郝玉青的主要合作者,负责翻译了包括此次的《A Heart Divided》在内的二、四卷。张菁长期从事中文小说、戏剧与戏曲的英文翻译,《射雕》之外,还曾担任过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中国经典翻译项目《窦娥冤》的脚本翻译。
对于《射雕》被称为中国的《指环王》,张菁曾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借助本地的文化资源来理解外来文化能够帮助作品的跨文化理解。不过,文化的差异依然还是显著地体现在《射雕英雄传》中译英的历程中,学界对此也出现过一些有趣的讨论。
例如,2019年的一篇专栏文章指出,郝玉青在翻译《A Hero Born》时使用了不同的人名翻译原则。有时候她直接用汉语拼音翻译人名,例如郭靖(Guo Jing),有时候则会使用一些英文和汉语拼音的复合词,如黄药师(Apothecary Huang),还有时则直接另取英文名,例如黄蓉翻译为(Lotus Huang)。而文章认为,“芙蓉”是否可译为“莲花”也值得商榷。
对于这些质疑,郝玉青曾表示,很多时候阅读金庸的小说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十分流畅的体验,她很多时候要做的不仅仅是照顾翻译的准确,而是保留这种文本意境的连贯性和阅读的感觉。她表示:“有时候在武侠小说的翻译中,‘诗意’比‘准确’可能更准确。”例如她直接将成吉思汗的女儿华筝的名字译为Kholjin,因为她经过对蒙古人名历史的研究,发现成吉思汗确有一名女儿叫Kholjin。
有关类似问题的斟酌也出现在张菁的翻译工作中,张菁将著名的“江南七怪”译为Seven Freaks of the South,此前在接受《文艺报》采访时,她表示对“江南”做这样的翻译也是为了更好地克服文化间的差异。相对于“江南”在中国文化中具有的特殊人文地理内涵,“南方”可能是一个相对具有普适性的概念,能帮助西方读者减少更多的阅读障碍。她同时认为,翻译并没有一个绝对的准则,任何翻译作品都需要不断平衡原文提供的信息和目标读者可接受的信息。
参考链接:
https://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222/c405057-30895707.html
https://www.the-tls.co.uk/articles/a-heart-divided-jin-yong-review-tom-ue/
https://www.waterstones.com/book/a-heart-divided/jin-yong/shelly-bryant/9780857059581
https://ricepapermagazine.ca/2019/02/did-the-servant-really-have-snot-reviewing-the-english-translation-of-legends-of-the-condor-heroes-by-jo-ann-chiu/

作者|刘亚光
编辑|罗东
校对|李项玲

来源:新京报 日期:2021年3月30日

心译翻译工作室

英语翻译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