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译者名家 » 法语文学翻译家余中先谈《悲惨世界》

法语文学翻译家余中先谈《悲惨世界》

发布日期:2020-08-29      阅读数:37 次

余中先最初接触《悲惨世界》时,只读了《卜吕梅街的儿女情和圣德尼街的英雄血》,弗伽洛什带着他的两个弟弟流浪巴黎街头的场景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触动。但因为封面被撕掉了,他并不知道这是小说《悲惨世界》中的内容。

那还是上世纪70 年代初,上山下乡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十六七岁的余中先在浙江生产建设兵团参加海涂围垦。“那时候很难找到书读,借来一本书,一群人都等着读,每个人只有一天半天的时间,轮着看,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

余中先后来的选择跟他当时读到的这些法语文学作品不无关系。1978 年,他考上北京大学法语系,进入法语文学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雨果和他的小说《悲惨世界》无疑都是熠熠生辉的。

《悲惨世界》最早叫《贫困》,是一个名词,后来改为形容词“悲惨的”。“悲惨世界”其实是指悲惨的人的世界。

十几岁:从事法语文学翻译和研究后,您是如何一步步加深对雨果及其小说《悲惨世界》的理解的?

余中先:《悲惨世界》是经典作家的经典作品。1978 年我上大学的时候,在北京大学南门口外边的海淀书店门口,从一个老人手里买了三卷。因为书店已经没有卖了。

从事法国文学翻译和研究后,再去读雨果,读他的译文、原文,对于《悲惨世界》的理解就更深刻一点。首先是了解了雨果的地位,他是19 世纪法国最伟大的作家、浪漫主义的领袖,他的小说、诗歌、散文创作都相当有影响。雨果的小说有很多,《笑面人》《巴黎圣母院》《九三年》等,但在我看来,最厉害的应该还是《悲惨世界》。

十几岁:雨果从19 世纪30 年代初开始构思《悲惨世界》,1862 年出版。您如何看待这期间雨果的个人遭遇对小说创作的影响?

余中先:雨果早在1830 年代之前就开始构思《悲惨世界》,也收集了一些素材。1831 年,雨果二十九岁,他写完《巴黎圣母院》并出版了,这时候他还很年轻。1862 年,他已经六十岁。这期间,他经历了社会的动荡,主要是1848 年以后,欧洲革命陆续破产,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称帝,雨果因为政见不同,被迫流亡国外。他先到比利时,后到英国英吉利海峡群岛之一——根西岛。这段流亡的经历给他带来了很多。

《悲惨世界》最早叫《贫困》,是一个名词,后来改为形容词“悲惨的”。“悲惨世界”其实是指悲惨的人的世界。这部小说也是在他流亡过程中出版的。

沙威是警察,可以说是社会秩序的象征或者说制度的帮凶。最后,他对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产生了怀疑,觉醒过来,却处于一个非常极端的境地。他要转变,但是转变不过来。

十几岁:小说中的冉阿让、芳汀等都有原型,马吕斯被认为是雨果自身的写照。您如何看待现实人物与小说人物之间的关系?

余中先:你说的原型我没有具体去研究,但是从雨果本人的说法来看是肯定的。一般来说,一部经典作品的主要人物,自然就是作家本人的某种代言。

我先不去研究这里的虚构跟现实之间的关系,但有一点可以提出来,雨果很早就读了这么一个事实:有一个农民叫彼埃尔·莫兰,因为偷面包被判五年苦役,后又因为有记录在案,所以他的身份证上带有一个黄颜色的标记。他找工作往往受到歧视或者说被直接拒绝。

雨果在1834 年写了一部小说《格》,写一个善良的工人因为偷东西,被判五年监禁,后来在监狱里受到虐待,被迫杀了人。这个故事跟我刚才所说的农民的故事,是有关的。《格》这个小说不是特别成功,也很短,这个素材后来就变成了冉阿让的形象。至于其他人,像芳汀、米里哀,也都有现实人物的影子,但更多的还是文学的虚构。

十几岁:雨果在小说中写了一组人物的变化:米里哀从贵族到教士;冉阿让从苦役犯到市长,又从苦役犯到割风伯伯,最终回到冉阿让;还有警察沙威的变化、马吕斯的转变、爱潘妮的转变……您如何看待雨果在《悲惨世界》中的人物塑造?结合一两个您印象最深的角色具体谈谈。

余中先:这个变化是对的,这是小说的一个主线。各个主要人物的主线是向善、向人道主义者转变。雨果早期的作品,比如《巴黎圣母院》,里面的人物往往是一种性格,相对来说没有变化,这也是因为小说故事发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的缘故。《悲惨世界》中人物都交代了从小到大的经历,尽管最开始讲的是某年,但他会回到十年前甚至几十年前。有变化,这是《悲惨世界》比《巴黎圣母院》更深刻的地方,虽然《巴黎圣母院》也是很伟大的作品。我比较强调《悲惨世界》的厚重,在人物线条上有变化,在社会生活方面也更广更深。

具体来说,沙威可以讲一讲。从人物设计上看,沙威把冉阿让、芳汀和珂赛特都连在一起,因为他要调查种种事情,到最后他把马吕斯也连在一起。沙威作为警察是非常成功的,但也可以说他是社会秩序的象征或者说制度的帮凶。最后,他对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产生了怀疑,觉醒过来,却处于一个非常极端的境地。他要转变,但是转变不过来,干脆就自杀了。这也非常符合人物的性格逻辑。

米里哀主教给我的印象也比较深。他是善良的代表,他通过自己向善的行为去感染小说最主要的人物冉阿让,再通过冉阿让去感染别人,比如说感染沙威。如果要说变化的话,那就是米里哀作为一个神父,他除了有宗教意识,更多的还带有一种泛神的思想,比如他认为你只要向善,不管去不去教堂,都能够走向救赎。当然他没有明说。

十几岁:在您的阅读和研究中,您认为雨果创作《悲惨世界》的初衷是什么?

余中先:他的初衷,我觉得就是他在序言里头说的:“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这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益的。”雨果写得很成功,经验跟才华都爆发出来,艺术的力量也显出来了。

《悲惨世界》有各种各样的读法,可以只求情节,也可以在了解情节的基础上抓住人物性格,去探索小说更大更深的主旨和意图。

十几岁: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相对。19 世纪法国浪漫主义的内核是什么?雨果作为浪漫主义的领袖,能否请您简要介绍他的浪漫主义创作实践?

余中先:古典主义是法国文学的一个特点,西班牙、德国等其他国家文学中的古典主义没有法国的古典主义那么明显。法国的古典主义形成于17 世纪,内容主要是关于激情与国家荣誉,从体材上说就是悲剧、诗歌。实际上,17 世纪末到18 世纪,启蒙运动领军人物就反对古典主义,像伏尔泰、狄德罗等。古典主义的“三一律”到浪漫主义时期被彻底推翻。雨果在1827 年发表《克伦威尔》,提出了浪漫主义宣言,同时,他身体力行地写了剧本《欧那尼》。在这个剧里,“三一律”被彻底抛弃。

浪漫主义写自由的心灵,写人与自然的关系,写爱情,写大场面,写一些异乎寻常的情节、异乎寻常的人物性格,比如《巴黎圣母院》里面驼背的人居然那么善良。

十几岁:您如何看待《悲惨世界》中的浪漫主义?

余中先:雨果把浪漫主义运用到了极致,博大精深的东西到他的手里被运用自如。他基于历史史料进行虚构,让我刚才谈到的农民的故事,在冉阿让身上得以延伸。而很多经不起推敲的东西他就一笔带过,比如说冉阿让突然进行了技术革新,成了富翁,当上了市长。种很难讲清楚,他干脆就不讲,你爱信不信。

另外就是雨果极力突出人物某一方面的特点,极其夸张。比如冉阿让,他在当市长时,听到一个叫商马第的人被误认为是他,被抓住即将要被判终身苦役。他知道肯定是误会,那么他去不去澄清,解救商马第呢?冉阿让经历了内心激烈的争斗,一夜白头,就跟我们中国戏曲里头,说伍子胥出韶关,一夜愁白了头是一样的。

事实上,《悲惨世界》中很多的章节是游离出去的,脱离故事情节,跳进跳出,夹杂了很多的议论。十几岁的孩子读的时候可能就把这些跳过去了,跳过去也没关系,孩子有抓住最要紧故事的能力。当然《悲惨世界》有各种各样的读法,可以只求情节,也可以在了解情节的基础上抓住人物性格,去探索小说更大更深的主旨和意图。

余中先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世界文学》前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傅雷翻译奖评委。现受聘为厦门大学讲座教授。

北京大学西语系法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曾留学法国,获得巴黎第四大学文学博士学位。长年从事法语文学作品的翻译、评论、研究工作,翻译介绍了奈瓦尔、克洛代尔、阿波利奈尔、贝克特、西蒙、罗伯-格里耶、格拉克、萨冈、昆德拉、费尔南德斯、勒克莱齐奥、图森、埃什诺兹等人的小说、戏剧、诗歌作品八十多部。被法国政府授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18年获得鲁迅文学奖的翻译文学奖。

采写:刘秋香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日期:2020年8月7日

心译翻译工作室

英语翻译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浏览首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合作公司